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人情味

數天前, 正值放工時間, 外子與持拐杖的我到附近搭的士, 眼見馬路旁有五, 六群人等候的士, 心中有數. 待他們上車後, 輪到我們吧! 正有部的士停泊在我身旁, 打開車門, 我預準上車, 外子望一望我身後, 對我說: 那女士在我們之先, 並且已經被之前的佔隊了. 原來, 那位年青女士雖身在後方, 其實是最早候車. 原來是她帶著兩, 三個半個人般高的大膠袋, 行動較慢. 知道後, 我們都示意她先上車, 只是她又氣憤又客氣地讓給我們, 我們再推讓, 她又再讓給我們. 一輪禮讓激戰, 三, 四個回合, 結果我們輸了. 幸好身後有部的士正駛來. 她仗義相讓, 我們都十分感激!
 
自從行動不便, 拿著拐杖行過大街小巷, 乘搭的士和不同的公共交通功具, 親身經歷千奇百態, 人情冷暖. 在地下鐡遇個一家三口非常友善地讓座給我們. 又遇個沒有讓座的人, 再加眼前的人肉扶手, 害得我這個站立不穩的人, 要移頓步, 尋找可安身的扶手; 在繁忙的街上, 遇過少數禮讓的人, 臉露歡容. 但大多數的, 都是帶著奇怪眼光的行人. 也遇過一些踢拐杖和鞋跟的心急人.
 
前數月, 我們與一位約五呎高嬸嬸乘搭升降機, 她帶著微笑, 上下打量我好一會兒, 場面尷尬. 不久升降機到達樓層, 門口打開, 正當我想避難現場之際, 她開口跟我說: "你好靚!" "甚麼?" "是, 你好靚!" 見過大場面的我被她嚇得啞口無言. 病之前, 從沒有人這樣讚我, 竟然在我身體最糟時送我如此大善事. 縱然是白色大話也阻擋不了心花露放.
 
眾多的人與事, 令我想到人情味這三個字. 事實上, 我並不是一個特別富有人情味的人, 身處的灰色的香港, 腳步急促的社會, 人情味也幾乎被蓋過. 人情味發出之際, 生活的趕忙已將它趕過. 當人情味與金銀掛鉤, 人情以金錢計算的時候, 更見自己人情味近乎消失. 現在做個半日閒人, 多留意身邊的人情事物. 環顧身邊, 有很多親人朋友, 甚至陌生人都很有味道. 朋友們的關心和幫助, 叫人感恩不矣. 陌生人的熱誠和友善, 更教人喜出望外. 透過他們的味道, 刺激我再得著更大的能力, 不要膽怯, 勇敢地繼續做一個無錢的有情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