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浴佛節的我思

一年容易又佛誕. 記得小學時期每逢浴佛節, 學校都相當熱鬧. 整個上午學校好像也不用上課, 每個同學都排隊到禮堂參加沐佛的儀式, 接過美味的糕點. 加上六年裡幾乎每一日的早上和小息, 都要集隊和誦經, 自己的誠懇和敬虔, 也當了自己是一個小小的追隨者. 在小五或小六的某一日, 因為學校老師的邀請, 自己很想正式歸依, 做一個俗家弟子, 於是回家與母親大人商量. 當然, 母親溫柔地婉拒了, 說待我長大成人後再決定吧!

雖然沒有歸依, 但六年來誦經的音律與內容已經由"念口枉"進入深層意識, 就是在往後的日子, 再沒有參加任何佛教活動, 自己的內心不時也浮現誦文.

在初信之時, 曾經為此煩惱, 向上帝求問這經驗對我的信仰有何意義. 何解上帝容許我在如此被動的時期, 有如此深刻的經驗和痕跡. 又試過憑個人意志去打壓思緒, 但也徒勞無功.

撇開善與惡的問題, 近距離接觸佛教對我有兩方面的好處.  
第一, 我對佛學不單沒有抗拒, 且對她一些道理和持守方法, 甚為欣賞.  
第二, 那六年的誦經的生活, 原來對我這十年的數息和歸心禱告的操練很有幫助. 操練當下可能未必體會到益處, 但持之而行, 假以時日, 在上帝的恩助下, 它們就是生命的真珠.  

今日, 內心已經極少念佛, 取而代之就是歸心禱告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