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同一份愛,不同的操練

上兩個星期,幾日內直接或間接地接觸了三位患上腦腫瘤的朋友。第一個是剛認識的 一位男傳道口中的太太,他述說約十年前太太被證實患上此病。經手術後,腫瘤被切除,但因為視角神經線受捐,其中一隻眼的眼珠貼近眼角,不能搖動,就算受到 強光照射,眼睛也沒有絲毫轉動,這情況維持十年之久。前兩個月的某早晨,那男傳道如常起床,與身邊的太太閒談,才發覺太太的眼睛不藥而癒,回覆常態,自由 轉動。他們等待這一刻的來臨,足足十年了。可以想像在過程中經歷很多期望與失望。但最後也一同歡呼。

第 二位是在某堂會認識的年青弟兄。他的腫瘤還在他腦部。醫生說腫瘤體積還算小,不用急於切除。只是,這個細小的腫瘤位置殊不簡單,處於頗危險的位置,令他感 苦惱,並受皮肉之苦。曾因為它的緣故,他在外暈倒過兩次,兩次也夾斷自己的舌頭,苦不堪言。現在,他每日都帶著這個計時炸彈與上帝同行。祈求他得到上帝的 恩恤和憐憫,讓上帝帶領他平安地走人生每步。

第 三位是自己的老朋友。由她腦部被證實生了腫瘤到接受手術,都是近日的事。事情來得快,也急,心情未必有足夠時間應付,又要為家庭打點。幸好,上帝讓她在過 程尚算順利,令她可以安心接受手術。事後也有點點痛楚,但她信心依然堅定,深信上帝與她同在。現在她正處於安靜休養的時候,讓她再細味與上帝同在與同行。

這些巧遇,令我再次反省此事。還看自己,過去的腫瘤雖然被他們的大,位置也同樣危險,在手術前已經視力、聽力、說話咀嚼能力、面部神經等受損,不能如常運作。平衡力失衡,亦已經扶拐杖出入,但自己沒有試過暈倒過來。手術後,眼睛也曾錯落在眼睛的一角,面子又可笑又可怖,但只維持個多星期,便回歸原地,回覆八、九成。至於痛楚,由始至終都沒有半點頭痛或傷口痛,實在奇怪。

自 己並不是特別蒙上帝的眷顧,可以免受身體上的種種苦楚。現在我相信,上帝讓我接受這段患病的經歷,不是磨練我的肉體,所以省了不少身體上的苦楚;而是操練 我的心思、意志和祈禱。所以,在四十九日的病床上,祂叫我遇上的是各種屬靈的苦戰,在左右腦相撲與自我否定中重構生存價值、聆聽源源不絕的控訴與在上帝內 的肯定、在迷失中效法主的腳踪、在死亡邊陲尋找主的踪影……我深深地相信,上帝愛我們每一個人,我跟他們也同樣得到上帝的鍾愛,只是操練不一樣而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