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吹頭

早已打破老人家常言道: 剃頭後再生的頭髮會更好更美!
現在留著, 是一把自然的, 短短的曲髮, 沒有修剪, 曲度卻如電髪一樣, 曲得不能控制, 髪端生鈎, 又乾又旱. 洗頭後將它吹乾, 就只能把它弄乾. 加上自己的右手未能完全自控, 不能使它拉直,  亦不能順服它的任性. 經過一晚安睡, 醒過來, 髪型更可笑, 分界由左邊移至右邊, 四條天線不對稱地從頭皮生出. 若果上帝會從天上與我玩捉迷藏, 我的髮型出賣了我.
平日很少到髮型屋的我, 洗頭吹頭是己任, 就是剪髮也親自操刀. 近兩個月, 因為要外出工作, 外子不忍我的髮型突出, 開始為我擔任順髮師. 其乎每一日洗頭後, 他都細心地為我梳理, 慢慢地將難纏的頭髮一小朿一小朿地整頓. 然後用風筒慢風吹, 一面梳, 一面吹. 直至頭髮全部固定和乾爽. 短短數分鐘, 卻令我體會到他平時很少流露的溫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