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海濱公園這物理之路

昨日傍晚,與傳道夫把臂同遊,到尖東海旁散步,吹吹海風,欣賞日落。前往途中,都心知不妙,鐵路站內比較平日人多。週末外出,就是這樣。在月台候車,又遇上幾位年青又新潮的國內少艾問路。上車後,如登上一條國際列車,駛入跨國道軌,即將進入另一個國家似的。
踏 上地面,我們為了確保自己所行的路是否正確,便順路向一位站在路旁的保全員問路。我沒有聽到他與傳道夫的對話,只看到他的眼睛,大概他為我們這些操粵語問 路的過路人,感到奇怪與陌生,好像遇到朋友,盡地主之宜,詳盡地指路;又像回答了一千幾百條相似的問題似的,感到厭煩。好矛盾的感覺。
轉 入海濱直路,終於看到的泛起漣鱗的維港海景,除此之外,還有斷斷續續、大大小小、五光十色的美人魚群,穿梭在人海之中。雖然不算人山人海,但已經比想像中 多人了。我們這兩條小魚,孤軍力弱,想上游,又不敢游,更不敢游到魚群之中,怕自己的聲浪淹沒在波濤之中。很幸運,我們發現一處可以坐下安心停留的地方, 欣賞沿途的風景,可惜,揚聲器播放的音樂一方面美化了人浪聲,另一方面卻蓋過真實自然的浪聲。
在 一片普通話的人浪之中,我自覺很渺小,祖國的力量實在很大。她的能力不只可以佔據一個皇后像廣場,在油尖旺某一個商場或街角,就是一整條的尖東海旁,也迎 合她的胃口。這是我第一次會想到海濱公園的承載力、維修、街燈、垃圾箱設備等問題。想不到,一條浪漫之路,卻成了一條物理之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