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用眼睛思考

昨晚在家一邊工作,一邊看《魔法擂台》的總決賽。第三位參賽者打扮特別,有點像日本漫畫《死亡筆記》的死神流克,見到他一身造型,現場觀眾已經有點興奮。 在短短數分鐘,他不斷地變玩顏色養眼羽式扇、絲巾和長棒,節奏明快非常,加上音樂和燈光效果,令觀眾目定口呆,拍案叫絕。相反,第四位參賽者則以慢歌為背 景,從容不迫、慢條斯理地變玩手中的紙牌和紙碎,正如評審所言,他能夠在紙牌這看似普通的魔術,達到高潮,令人嘆為觀止。對於我這個門外漢,他的手法與表 現都比之前的參賽者優美和純熟。結果,評審給他最高分,經閉門會議後,他最後亦獲得冠軍寶座,實至名歸。但有趣的是,他在表演後接受現場觀眾投票,選出 「我最喜歡..」,只得三百多分,比之前流克獲得的五百多分,遜色一、二百票。或許真正認識魔術的人不多,客觀地分析的人更少,他們寧願在讀書或工作以外 的時間,腦袋休息,以眼睛來思考和選擇,誰給你悅目的快感,誰便是贏家。

在娛樂的公仔箱內,有這種「用眼睛思考」本屬常事,不足為奇。只 是,不知不覺間,這種思考模式滲入其他範圍。以政治圖畫為例,立法會那些「掟蕉」畫面,以壯嚴的立法會,配以生命力的水果,已經夠「解構」了。加上棕白色 的背景,襯上黃色的香蕉,搶眼!可惜,其破壞和諧的畫面,實不好看,不能取悅觀眾的眼目,收視不高。此後,觀眾更認定「掟蕉」的黨派不會說出甚麼好東西, 也不會做出甚麼好東西,不聽他們的言論,亦看不到他們的動機,懶理甚麼「語言暴力」、「施政暴力」」、「執法暴力」等。

今年七一遊行的動 機暫且不提,幸好日間和平示威遊行的場面尚且和平,電視機前的觀眾還可以接受。一到晚間的靜坐抗議,堵塞交通的一幕,造成駕車人士不便,誘導警察在不必要 的情況下使用楜椒噴霧和某程度的武力。一下子,正義之師便被形容成為「自私自利」,剝奪其他人的人權的無聊人。眼前的「確實」如此。可惜,背後的專橫、政 治的自利和人權的不知不覺的剝稍等,卻不可以成為一件可以放在眼前觀賞的事實。以眼睛來思考的人們如何可以知道這些看不到的事實呢?難怪民建聯眼見二十三 萬人上街,才考慮反對「替補機制」。

順帶一提,這種思考模式可能是源於亞當夏娃寧願選取悅人眼目之果,也選擇淡化上主的叮囑。若果真是這樣,教會亦不能倖免,獨善其身。

上主啊!求你助我們不單用眼睛思考,亦用耳朵、鼻子、右腦和左腦等去思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