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課後檢討(5) ─ 信與不信

還記得出院之後,不禁細問上主,為何在這個多月期間,不向我顯現呢?為何不在我極其混亂時,以祂的背影來安慰我?當然,對於主基督會否給我看一眼,這全是 祂的主權,我知道的,亦接受的,所以,我有這種想法,只是撒驕,不是撒賴。經過一年之後,我的頭腦漸開,透過讀經、閱讀和祈禱,祂讓我更能心領神會,為何 就是在我認為關鍵的時刻,祂仍要隱藏,繼續以「隱型」來呈現。

其一,上主是個靈,本是沒有型體。若果祂以受造物的型態出現,祂該當選擇 呢?難度祂會以火柱型式出現,日後火對於我必有令一重體會,或聖化這種現象,同時,亦將上主的完美無盡某程度形象化,局限化,這是自己也絕不容許的。若果 祂以人型出現,那只不過是不可見之上主的極少部份而矣,甚至是假像。日後,我怎能容許上主與我相親之間,多了一重不必要的影像呢?

其二,若果基督以昔日耶穌的輪廓出現,我可以接受嗎?我可接受一個二千年前的人嗎?更重要的是,祂以昔日耶穌型態出現,反而會令我更追求看這假象的「真相」。到頭來,非但沒有加深我對祂的敬意,反而不知不覺轉移視線,障礙我將來的默想和認知。

第三,假如祂真的以某型態出現,真的讓我瞥見一眼,就是背部,或一只腳趾,我的眼睛將會留下一道今世也不能磨滅的疤痕,染污信仰上的清明和純潔。倘若我以為 看過甚麼(實在沒有看過),我便不用信了。因為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既然看過,又何須信呢?!何況我很容易誤信,以為看過的部份為神聖的全部;就是全部與 部份的比例,我又如何可以介定呢?

信心與敬拜不可細緻描繪和不可言說的上主,為愚昧的我留下很多寶貴的空間。祂與我之間的留白,保持今生不能拉近的無限距離,是必須的,是重要的。然而,慈愛和公義的上主願意減緩腳步來遷就我們,給我們在各方面的成長的空間,也給我們信心的長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