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遇上久違的老教授

今日與外子出外午膳,在餐廳內遇到久違了的老師。自從離開信義宗神學院後,足足有七年時間沒有見 過教授,只是偶然在基督教報張上看到他在講台上的風采,心裡掛念。與他再遇,見他書卷氣猶在,風采依然,精神非常,面色不錯,實在難得。雖然短聚只有十數 分鐘,但我們卻可互相慰問和祝福,當然亦交換了通訊電話,相信很快我們會相約長談。

在談話中,叫我不斷地回想當日,那時因為沙士的緣故, 我需要家居隔離七日,後來也因家人安全起見,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沒有上課。解封後,按著老師的要求,走在他的辦公室。他放棄休息的時間,為我補課。其實, 跟隨他的教導,並不容易,他是舊一輩的老師,上課的學生手上沒有筆記或大綱,只有逐字抄筆記;也要看很多文章;每星期也要寫文章,在同學前接受他的批判。 就是單獨補課,他都十分盡責,認真地批改我呈交的每一篇長長短短的文章。

我記得的,都是昔日上課的片段,但有一樣重要的事,我卻忘記了, 實在太忘本了,但老師卻見得清清楚楚。他提醒我,昔日在信義宗畢業後,我將會到崇基學院神學院進修神學碩士,需要兩封推薦信。那時,我邀請老教授為我了寫 一封推薦信。後來,我也成為了崇基的一份子。這樣重要的事,我竟然不知何時開始便淡忘了這個恩情,今日與老師一席話,十分寶貴,猶其他讓我再次記起種種恩 情。面對八十一歲的他,年輕一截的我身體不及他強健,我的記憶也不及他清明,學術修養更望塵莫及。深願他老如松柏,恩上加恩,時刻平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