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令我懷念的老爺

今日,是老爺的死忌。

還 記得第一次見面,那時剛與建文拍拖,我們還未通知雙方家人。在一次送他回家途中,剛巧與他迎面踵上。在建文的心裡,一直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拍拖結婚,我想他 的爸媽也會這樣想:一個這樣的孩子,怎樣能成家立室呢?那次在街上首次的相遇,建文情急之際,把握在他手裡的我輕輕放手,換來的是那迎面而來,笑得見口不 見眼的未來老爺。可惜,我們相處的機會不多,大約一年後,他因為患急病離開人間,那時我還未入門。

老爺年輕時有點像電視藝人胡楓,年老時有點像法住文化的霍轁晦。個子中等,不肥也不瘦,行路或坐下,腰骨頗挺直,他不是文人,但頗令人有風骨之感。建文憶 述,他為人樂觀豁達,腳力超人,喜歡步行,又喜歡看電影。眼神正直,對人有禮大方。他喜歡打麻雀和抽煙。建文常說,若果當時我能陪他攻打四方城,他一定很 開心。

記得他由被症實患上癌症,至安息主懷,只是短短幾個月。年少的我們未有盡上孝心,侍候左右。但相信在他不單不會怪責我們,而且在他眼內,見到那位體弱多病、 經常由他陪伴出入醫院的兒子能成功換腎,重過健康生活,又結交了一個可以信靠的女朋友,開展新的生活,他必定老懷安慰和感到萬分安心。

這些年來,每逢這一晚,我們都返回奶奶家,與她吃飯。她會做一些老爺生前喜歡食的小菜,亦會預備一些燒味,雖然過程簡單,吃的東西也簡單,共餐時我們也不會刻意重提往事,但我想,每一碟飯菜都已經表達了掛念,我們的心裡也盛載著難以言說的感情。

近兩年,因為身體的緣故,不能步上唐二樓的窄樓梯,所以沒有跟她吃飯,紀念老爺,但我們的心裡還是記著這一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