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Leatherheads》

之前沒有聽過或讀過任何有關2008年電影《Leatherheads》的影評,因為George ClooneyBJ,所以我懷著試看的心情,先坐30分鐘。老實說,電影頭20分鐘,對我這個21世紀又不懂打美式足球的香港人來說,真的有點沉悶。故事是發生在球隊鬥牛隊的核心成員Clooney、新加入球隊的民族英雄兼前足球明星Carter(戲中角色)和記者BJ身上,以暗查Carter的英雄事蹟的真實性為劇情主幹。電影背景是1925年代的美國,當時美式足球尚未成熟,只是由雜牌軍在鄉下舉行的球類活動,更未有整全的球例。球場上,球證和贊助商就是球例,他們可以隨時修改一場球賽 的球例。可想而知,一切矛波、假波、整蠱、利用、收買、行賄等等都盡顯所能。當球員不滿球證的裁判,雙方球員集體打架便是球賽的結局。

當法治尚未成熟之時,確實有賴具備上天降任和正直的英雄俠士來維持社會秩序,使之有慣例可依,人人在相對平等的情況下互惠互利,互相照顧。然而,當社 會被利益欲望駕劫,無法例和慣例可依,人人在最大的利益和最少的損失下互相利用、互相消滅,最後以暴力來消除異己,以暴力來顯示自己的正義和權力。血肉隨 處可見、嘈音與歪理隨處可聽,這種可惡可怖卻又可憐的場面是這部電影中不曾看見。

戲中有多場打架,有雙打,有群打,但毫不暴力,事關導演以輕鬆、幽默、無血無傷的手法描寫這些充滿傷痛、憤怒、殘忍的場面。最冶笑的是George ClooneyCarterBJ打架,先禮後兵。打架前先聲明,這個說不可打右腳,那個說不可打左膊;這個說不可打這裡,那個說不可打那裡;最終雙方達成同意,只互打臉。另一幕在酒巴裡球員與對方球迷大戰與停戰原因亦令人會心微笑。

有些打架,為了表達心中的真理和正義;但有更多的打架,卻為了消除異己。電影中的憤怒被美化成氣慨,暴力美化為趣味和達成和解的經過。但在現實的世界,卻是另一種氣氛。憤怒中充滿敵意,暴力絕不美麗;流血流汗在所難免,血肉模糊,骨頭斷裂甚至死亡亦是合符現實的事。

我們看滿有打鬥的現實,是否需要加添電影中的幽默手法,方能絕於暴力和血腥的洗禮而睜開眼看下去?這是這部電影給我的啟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