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入院三週年紀念感言〉─【老師篇】

回頭一望,這三年亦不乏從師長們的口中傳來的慰問和鼓勵,猶如打強針似的,立時令我充滿力量。

1)記得入院初期,還未安排做手術,有一位崇基神學院教授兼牧者來探望我,為我祈禱,還說他已經決定由我主領他負責的組織下次的退修日。當時,我實在自覺不配, 而且還未確定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恐怕手術後要再接受一些療程,所以再三推辭,但始終敵不過的牧師的信念和誠意,最後勉強答應。誰知,在康復期間真的收到 牧師和該機構正式的邀請。那時,我對自己的能力還存有很大疑惑,他的信心和肯定給我極大的鼓舞。

2)休學一年後打算重拾書包某一日,與論文教授通話,向他簡單述說自己的狀況:不便閱讀,不能寫字,記憶力亦大打折扣,曾有意退學,但想到只差一步便到終點,難 免躊躇。其實,若果他建議我繼續休學或退學,我也會聽從他。只是,他二話不說,認定我不用退學,應該應付得來的。我還想,他未親眼見我這副怪模樣,才這樣樂觀

3)十分有趣的是這三年間,有機會重遇過去浸神老師們。知道我入院修理,院長曾親自致電慰問;亦有機會走到老師們負責的堂會裡,帶領靜修。加上浸神的教學工作和 學兄、學姐們的邀請,神學院同工的關心和長期的協助。我看到這幾年,有很多浸神同工和同學在身邊,一個一個在身邊支持過,走過。原來,上主使用浸信會神學 院給我很大、很大的支持。

4)提及崇基和浸神,豈沒有信神。在這些年間,我有幸在街上巧遇我尊敬的老教授至少兩次。說真的,我不會主動約他或探他,只會從基督教報刊上看看有關他的近況。事關我 現在的論盡的模樣,加上老師也未必會記得我這個非信義宗派的學生,所以…上主知道我的心意,亦憐憫我,給我在餐廳遇到他。我們相認後,他還主動走來我們的 飯枱,跟我們懷緬過去,談談近況,在靈裡彼此支持。雖然時間很短,但足以讓我飽足。
 
現在為別人的老師,更深刻地感受到老師們的辛勞,對教學和學生的牽掛和付出,自知過去做得不足,盼望在未來加以改善,繼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