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 星期四

對蒼天無愛無情

幼時,向蒼天禱告的心是直接而肯定的。那時,我是訴苦者,上天的角色是聆聽對象,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微妙的關係,亦就是中國文化思想所指的良心。良心的存 在,我不能考證,但從少到大,良心的體悟亦常與我的身體、思想和感受同在。良心的體悟與我的苦水之間有沒有關係,年少無知的我便不會想到。第三種關係,就是上天是我生命最後的歸宿,或許自少深受「塵歸塵、土歸土」的思想。在這三種確信的關係中,有沒有愛與情的半個影子,我想是否定的。

一個沒有愛的禱告是甚麼的?完全不付自己責任的禱告是怎樣的?妄想利用祈禱為達成心願的手段;設想無情蒼天為自己免費的避難所;自私自利的人作甚麼禱告?沒有成人教育和推銷,兒時的我也成為半個專家了。現在回想過去,一方面為自己的幼稚感到無地置容;另一方面,卻感謝上天真的在我毫不關注的時候,聆聽我無知無奈的心聲。雖然沒有立刻的回應,但後來祂真的回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