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 星期四

一個重要的呼求

步入青少年,禱告的心漸少。以往面對不公平的待遇、心裡有點委屈,不吐不快,都會向上天禱告,說說這,說說那,吐一吐苦水。但隨著年紀大,有很多事情都必 需由自己面對,縱使心有不甘,有很多難解的疑問,嘗試改變,不果,也只會忍耐,接受現況。事與願違,或者人間給我的道理。自己可以做的越多,想起蒼天庇佑 的心靈越細小。

記得一九八九年某一晚,與幾位同學到紅館聽佈道會,那晚的講員講的是普通話,我只聽懂一成也沒有,或者我的同學當時的普通話程度一點也不普通,席間她們通通決志歸信,唯有我仍在是舊我一個。

我有點奇怪,奇怪她們可以決定信耶穌;奇怪我自己沒有決志。在屯門公路歸途上,坐在幾乎無人的車廂高層內,走到左邊,近車尾的位置坐下,開大面前的窗,讓清風猛烈地打在面上,獨個兒望著寂靜的夜空下,心裡卻想著剛才的事。

我 敵不過那份奇妙的事,那份奇怪莫明的心理,不知怎的,又再向蒼天禱告。我簡單地向上天說:「若果你是神,是真的,顯現給我看,我便會信。」聽一聽,祂仍舊沒有回答,晚空仍舊沒有回應,仍然沒有任何異人異象出現我眼前,我仍然是舊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