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基督徒在想甚麼?!

很不幸,昨日放工的時間我要踏火車,從大學站到紅磡。時間尚早,可靠近中間的柱站。拿著柺杖,雙腳浮浮、交替平衡和支持,一心希望車到九龍塘便可以有位坐 了。在過去接近兩年的經驗來說,在地車裡給讓座也有十多廿次,在火車裡給讓座的只有一次,數字少得可憐,或者正因為我的樣子不值得可憐吧!或者搭火車的人 真的很需要坐。那次讓座,事隔約一年還歷歷在目,真珍貴了。那是一個胖胖的、豪邁的紋身青年,二話不說,一手扶著騰騰震的我,帶我走到座前,坐下來。當我 坐下的時候,連忙向他感恩道謝,想不到他已經立刻跟友人繼續搭訕,望也不望我一眼,這位大俠彷彿告訴我,這裡小事一樁,何足掛齒!令我又想起佛家那個小和 尚背姑娘澗水渡河的故事。

話說回來,我扶著柱,面對的四位女子沒有讓坐的動機,一個真的睡著了,一個聽歌,一個閉目,一個看書。那位看書的把書一翻,封面有一個大大的「神」字,好養 眼。看看書眉,好像有「成聖」的字眼。再看看她的樣子,一臉虔誠地坐著,看著,想著,想著。後來,她終於看到我身上的十字架(嚴格說,我身上的不是新教式十字架,是天主教加上東正教式), 她將書本合起來,時不時望著正在談天的我和外子,身體又不時有些大動作,似乎很想我望到她,告訴我她也是一個基督徒,或甚麼甚麼。但我沒有給她看一眼,雖 然她在我視線之內。我是想,她要讓座給一個如我這樣的人,不應該因為我也是基督徒,也不應該我與她有否眼神的接觸。可惜,上主給她服侍我的時間一秒一秒的 過去,最終,她在九龍塘站落車離開了。

這件事情,給我很多思想,但她在想甚麼,我不知道。

(寫於2012年5月25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