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最低時薪給堂會的反思

研討多年的最低工資, 終於在今日這個勞動節正式實施. 在新環境之下, 那些可以維持工作又獲得加薪的人士, 是這項條例的得益者, 會為這新措施坐鎮吶喊. 只是二十八元時薪, 在貧富懸殊的香港, 絕不是一個理想的數目. 另一邊廂, 有些人士卻在大時代之下失去工作, 甚至失去可工作的尊嚴, 引伸的個人和家庭, 甚至社會問題, 不比以前的少.
今午, 偶然看到<窮富翁大作戰II>的第一集重播, 特輯內的旁白不下三次強調:人選擇富足或貧窮, 是人手造成, 還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均, 這確實是值得我們反省的問題. 然而, 主耶穌的葡萄園僱主與工人的比喻, 暗示富足的僱員不應聚焦"為何"的問題上, 而應將目光放在"如何"身上, 意即富足者面對貧窮問題, 重點不在那些人為何貧窮, 而是如何對待貧窮人.
回想香港開埠初期, 英國統治者也同樣面對管理貧窮的問題, 由於經驗有限, 亦減輕行政人手, 於是, 直接資助當時已關愛和協助貧窮人的一些堂會, 以便他們更廣泛和更持久地擔起社會服務的一環. 時至今日, 某些堂會亦提供社會服務. 只是, 沒有的仍然沒有.
對於沒有政府資助的堂會, 資源有限, 但要做到"中產堂會"也不是難事. 可惜的是, 我們習慣在多元化的美名下,分門分類, 資源分散之餘, 亦習慣儲起一筆可觀的金錢, 為擴建地方租買地方之用. 最後, 無論是買地建堂, 或是買樓單位, 金錢資源還是去到地主身上.
肯定的是, 協助貧窮人士的服務不是"中產堂會"賺錢的門路, 更不是一高價的玩意, 相反, 要付出的地方, 時間, 金錢和精神等多的是, 長時累月, 只會令堂會走上蝕本之路, 這不是好做的生意. 因此, 教會濟世為懷, 協助貧窮, 與貧窮人士同行, 將可能成為歷史或神話.
 
 
(寫於2011年5月1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