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當一個自認苦命的婆婆遇上我.....

前幾日到眼科醫院覆診後,坐在大堂的一排櫈的中間等外子,左右空無一人。

一個衣著入時的嬸嬸推了一張輪椅停在 我腳前,環顧四週空矌,卻偏偏推在這裡,我便跟嬸嬸說:「你要坐這裡嗎?我給你坐?」那個嬸嬸細聲連忙地說不:「坐在她面前,即是給她機會繼續駡?」心 想:「你推她到我跟前,即是推來給我教訓她?」那個嬸嬸隨後輕盈地離開了現場。我就低頭繼續寫札記,不願主動參與。

隨即輪椅上的婆婆斯文而震定的大聲說:「好痛呀!好慘呀!好苦命呀!」心知這一「刧」我走不了,於是客氣地跟那位肥而可愛,面色潤紅的婆婆細聲地說:「係 呀?!你好痛呀?邊樹痛呀?」我覺得自己細聲到自己也聽不到的,但婆婆立即回答:「條腰呀!」「我這麼細聲你也聽得咁清楚,好犀利啊!耳仔好靈!你多歲? 有沒有80?」
「我未到80?」「即是幾多歲?」
「我未到80?」「即是幾多歲?」
「我未到80?」「即是幾多歲?」三個回合完了,她便聲如雷地說:「我講了三次未到80,你聽唔到咩??」(X3次) 又一個不邏輯的答法。。。。

。。。我保持一貫溫柔,臉帶笑回答:「我隻耳聾的,所以聽唔清楚,唔好咁嬲!」
她半信半疑,又好精靈地反駁:「人哋講出三次未夠80,你仲問,人哋好傷心架!」(X3次)
我帶著指導的語氣:「你記住我三次開罪你,但卻不看到一個陌生人,跟你毫無關係的人,為了跟你傾計,乙水你,竟然還給你駡?你只記人對你唔住,不看別人對你好的地方,你做人做成這樣一定好唔開心⋯⋯」

婆婆聽到了,立時由如狼似虎變回迷途小羊,眼光放遠又不願集中,不懂回應,不敢反駁,正想將這隻自以為「很命苦」的迷羊帶回羊圍時,那個嬸嬸不知從何處走出 來,跟我說她們逗留在醫院大堂的因由;又對婆婆說:「好了,我們坐lift口那邊等你兒子吧!」我看到那個嬸嬸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推著輪椅離開,好像 說:「我被煩了半天,縱於有人幫我出啖氣了!」

當你覺得你「好苦命」甚至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痛苦的人,那麼你真正的「好苦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