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神治..人治..民主..主再來。

約十年前,跟友人站在地鐵站月台上的一角,看看人群爭先恐後的場面。友人有感而發:「香港人的質素如此,有資格普選嗎?就是有選票在手,我們能夠選出一個好的/理想的人嗎?」很慚愧,當年的我無空餘時間關心這個重要的議題,故不知如何回應,只好沉默。

多年來,我有這樣簡單的想法:「神治是最好的;人治是人『擺嚟』的;民主更沒有選到好管治人材的把握......都是望主快點回來!」。但是,我不能否認的是,在現實中實現「神治」(舊約時代神靈蓋世式)的情況已經不能再現了。今年今日,若果有人站出來說「主臨天下」,我們也不敢亦不能相信。

至於「人治」,在中國悠長的歴史和聖經中的猶太人歴史中可以點出的是,「人治」既不能帶來幸福的確據。加上人心的醜惡和貪婪,人性的軟弱和無力,人民的不幸會隨著自私和不濟不人坐上寶座而幾何數的苦。法律的重要,正是在社會的框框下劃定一個相對公平和正義的模式,讓人人都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公公正正地生活。若果社會從法治走回人治的話,是一個極難接受的倒退。

「民主」亦不要完美的典範,也不能為人民帶來幸福的保證,只是,在現有可行的路,一是向前走「普選」,一是倒退行「人治」,我寧願「普選」。再者,「普選」有一個高尚的信念是我十分讚同的,就是相信每一個人有權和能力選擇自己認為最好的,又在一個公平和公正的方式下進行,不用暴力,不用流血。在過程中出現政治暴力和流血等事,也可以期望在人民的選票上較量,這種互相制衡的方法,未嘗不是辦法。總好過一黨獨大,唯我獨尊的局面。情況有點像一些有民主選舉的堂會,她相信每一個參與選舉的會友都在聖靈同在和帶領之下,選上一個最好/合適的人一樣。這一點,我們應該不難明白的。

最後,是渴望主耶穌快快再來,了結這個局面。心存這盼望是好的。然而,在盼望主再來時,我們總不能不理世事,撓起雙手而對社會的不公義和不憐憫而漠不關心。還記得主曾向山羊說:「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喫。渴了、你們不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裏、你們不來看顧我。」(太25:42-43)主在基層,光鮮的我們不想接近。主被逼遷,中產的我們視若無睹。主被剥削,能夠自保的我們就手旁觀。主走到糠髒黑暗的地方,光明的我們不敢進入....倘若主今日回來,我們有面目站在祂寶座前強詞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