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盡心性意力去愛~聖枝主日的反思

當主耶穌光榮地進入耶路撒冷,我獨自站在路旁的某個角落,與群眾一樣的熱烈,高興得不得了地迎接主........

廿幾年前,即是我決志歸信主耶穌那一刻。自那天開始讀聖經,祈禱⋯⋯。原來,主耶穌要求我們:「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太12:30),所以,我也開始學習去愛;做人對事,都以愛為基礎,以愛出發。信了主十多年,以為自己也學得不錯,相信自己做得很好。在某晚,上主給我一個小考⋯⋯

當晚我跟丈夫因為極少極少的事起分歧,其實沒有吵架,只是冷戰。我覺得夫婦關係的相處好煩,有時毫無意義,浪費時間。那一晚,我祈禱上帝:「我想離婚,重回單身,這樣,我便有更多時間去做有意義的事了!」苦苦哀求了差不兩小時。突然,內心出了一把強烈的聲音:「若果你連自己選擇的人也不懂去愛,不願去愛,你還憑甚麼愛我教會中的羊啊?」那一刻,我非常慚愧,上帝說的真對,我連自己的丈夫也不願意去愛,不懂去愛,還憑甚麼去愛其他人呢?」 那一刻,我再在上帝面前立志:「我要學習愛!」

2010年接受大腦手術後處於極度矇矓的一日, 還記得,當時自己眼睛仍未睜開,看見的是自己的記憶與想像,不是現實世界。不知何故,我知道自己將要死去,默然等待死亡的一刻,欣然迎接與上主面對面一刻的來臨。後來,心中有聲音說:「你真的不怕死?」我回答:「是。」祂讓我看到當我臥床等待死亡的來臨的同時,丈夫在病房外結結巴巴地跟主診醫生述說我未病時的狀況和心靈狀態。於是,我理直氣壯地跟上主說:「他是你賜給我的配偶。」接着又說:「我真的不怕死,甚至可以與他同死,或可以為他而死,卻不情願因為他的不了解我的狀況,或解釋得有偏差誤導了醫生而使我失去生命,若是這樣枉死,實在不值,我不情願。」那時,我懇求上主,容許我帶病落床,步出病房,代替他直接與醫生交流。祂聽了我的心聲後,定睛看我,皺一皺眉。頓時,我極之慚愧,垂頭不語。  

在床上想起我剛才的自大、無禮的話,實在無言以對。面對「愛情」兩個字,非常汗顏。我自問:「這樣叫愛他嗎?」「這是毫無保留的愛嗎?」答案肯定不是。面對全能者說這慚言,我便更加無地置容。想起昔日在伊甸園裏的亞當回答上主:「是你造的那個女人。」我無顏面對丈夫,更無顏面望上主一眼。雖然我想稍稍地避開祂仁慈的眼光,然而,在整個過程,祂仍然在隱密之中望着我,不留下獨自一人,讓我模糊地意識到祂的存在和眼目。過了一陣,我垂着頭(其實我根本不能動)跟祂說:「我知錯了,求祢寬恕我。我的愛太自利了!我願意,我願意因為我丈夫的誤解而死去了!」真的,我何來不是一個無知、可憐的人呢!上主與我對話至此,祂彷彿消失。

四年前的大考的這張試卷,我只能勉強說自己補考合格。今日的我,仍然自覺十分不足。原來,雖然我已踏出那路旁的暗角,喜樂滿足地跟著愛主耶穌緩緩前行,但是,距離十字架還有一段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